朱亚平:续写伤骨科世家的百年传奇


返回首页  朱普生伤骨科研究所   2019/11/18


2019年1月朱亚平为京剧大师

尚长荣(左)治病后合影


  常州中医伤骨科泰斗级人物朱普生的嫡孙朱亚平,家学渊源,德技双馨,他从来没有躺在祖先功劳簿上,而是潜心钻研,传承创新发展了朱氏伤骨科疗法。


  一脉相传,

  耳濡目染立志从医

 朱亚平的爷爷朱普生,在常州老百姓心中可谓如雷贯耳,他以续骨接筋、腰伤治疗名闻江南,曾为盖叫天、马连良等京剧名家治伤,民间还留下了他巧取吞钩等奇闻轶事。

  朱亚平的妈妈朱志惠是朱普生传承衣钵的爱女,自幼随父行医,师承家学;他的爸爸朱绍岐系正规医科大学毕业。朱亚平聪明好学,悟性极高,耳濡目染,从小熟记经络穴位,遍识中草药,对其功效烂熟于心,打下了扎实的基本功。

  “我虽然长在中医世家,但从小立志报考的却是西医的大学,我的理想是将中西医融合,优势互补,创新发展。”朱亚平笑着说。从此,初中时偏科语文的他,有意识地对数理化苦下功夫,培养自己的逻辑思维能力和大数据实验能力。这为他理性观察事物、辨析真伪打开了一扇窗。

  虽然朱亚平志存高远,但从医之路并不平坦。十年浩劫让他成为知青下放,前途渺茫的日子曾让他消沉。但他很快走出阴影,因为他知道成功只属于有远见、懂坚持的人。

  他说,文革时批判“三家村”邓拓的《自学与家传》恰恰给他指明了方向。通过家传熏陶和自学苦练,他掌握了家传伤骨科绝技。1977年,而立之年的他成了恢复高考的第一批大学生,幸运地考取南京医学院临床专业。

  事实证明,他选择了一条正确的行医之路。因为中西医有千丝万缕的联系,只有用现代医学去解释古人智慧,让两者相辅相成,才能更好地治病救人。


朱亚平(中)参加台湾国学大师曾仕强(左)专题讲座并上台发言


  续筋、接骨、针痛,
  朱氏伤骨科的三张王牌

  京剧界有句行话:断大筋,送常州;常州坊间也有戏语:到朱家门槛上坐坐腰痛就好了——这都是对朱氏伤骨科治疗的最高褒奖。

  确实,2016年已获省级非遗的常州朱氏伤骨科疗法,它的三张王牌就是:一治跟腱断裂,二治“骨不愈”,三治严重腰腿痛。

  据朱亚平介绍,这些又可归结为三个字:筋、骨、痛。

  第一个字:筋——接大筋,是伤骨科的阳春白雪,因为老百姓碰到的少,但京剧界武生演员遭遇的却多。

  在金庸武侠小说中,挑断大筋是江湖最阴险手段之一,它会让人功夫全废。西医认为跟腱断了不开刀不可能恢复。刘翔跟腱手术后也很快退役。但朱普生秘传的独特治疗法不用手术,却让跟腱接得不留疤痕,还不废武功,照样翻跟斗。其中的佼佼者有梅花奖得主、省昆剧院副院长李鸿良,省京剧团副团长张秋明和省扬剧团团长缪勇,他们在戏校当学生时断大筋都被送到常州救治,他们感恩朱氏非遗技艺延续了艺术生命,创造了人生辉煌。

  第二个字:骨。对于骨折,现代西医的治疗方法是开刀手术钢板固定,但有发生钢板断裂的可能。伤筋动骨100天,骨折一般需要3个月才长好。也有4个月没愈合的叫“延迟愈合”,6个月后则称“骨不愈”。因用来受力固定的钢板仅能支撑6个月(金属疲劳可能发生断裂),西医要几次开刀植骨手术。所以“骨不愈”是骨科顽症。

  治疗“骨不愈”是朱亚平的妹妹朱毓平的专长。“骨愈平”接骨膏的秘方是朱普生临终前交给她的,现经过改良治疗效果更佳,在与上海六院创伤骨科的合作科研中,疗效得到验证。

  第三个字:痛。它是伤骨科的下里巴人,因为每个普通百姓都会遇到。
  

  如果说接大筋、治“骨不愈”是一脉相传了爷爷朱普生的绝技,那么治疗严重腰腿痛的“奇穴舒通”法,则是朱亚平独创的专利。


少年朱亚平(右)与爷爷朱普生在一起 


  融会贯通,
  不做“神医”做“准医”

  朱亚平2008年退休前是市一院骨科主任医师、硕士生导师、教授,有丰富的临床经验、教学心得和科研成果。2006年,为发掘爷爷宝贵的医学遗产,他成立“朱普生伤骨科研究所”。

  他通过临床统计发现,严重腰腿痛的病人到医院就诊必做CT和核磁共振检查,96%诊断为“腰椎间盘突出症”(简称腰突症)和骨关节炎。西医认为,只有手术摘除突出的椎间盘才能解除对主干神经的压迫。

  他又发现,同病(腰突症)不同症(痛),有的痛不过膝,有的不过踝,极少痛到足底。

  于是10多年前他与上海复旦大学医学院解剖生理教研室合作,用解剖、动物实验、统计学等方法研究其发病和治疗机理。

  朱亚平有一个形象的“开关理论”,即椎间盘好比砌在墙里(椎管内)的总开关,如果坏了要修必须凿墙——开刀,但总开关坏了为什么不是全线路停电?而仅是痛不过膝、踝?所以,肯定存在墙外(椎管外)不同部位的分开关。

  通过抽丝剥茧,辨病析痛,他终于找到椎管外治疗腰腿痛的分开关——朱氏奇穴,并原创提出了假“腰突症”为“臀股综合征”的新病名。他认为,假“腰突症”实质上是脊神经后支的分支神经卡压,朱氏奇穴是分支神经卡压的关键治疗点。

  朱亚平的理论得到临床实践证明,已治愈世界各地2万余例被CT、核磁共振诊断为“腰突症”和“骨关节炎”的病人。有的患者严重到痛不欲生、已住院准备开刀,但经他用非遗技术“奇穴舒通”法治疗后立竿见影,抬着进来走着出去,让人感觉不可思议。其中最著名的病例是京剧大师尚长荣——他不用开刀就顺利重返了舞台。

  中医药宝库博大精深,奥秘无穷。朱亚平因此常说:做医生不能做“神医”,而要做“准医”!与他交集颇深,曾夸赞他是“大陆最聪明的医生之一”的台湾国学大师曾仕强对此的解释是:说不清、道不明、莫名其妙谓之“神”;可重复、讲科学、变不可能为可能称为“准”。世上根本不存在神医,那是装神弄鬼骗人的;只有“准医”才是对科学负责,对生命负责,对健康负责。

  作家马德说,真正有大智慧和大才华的人,必定是低调的人。才华和智慧像悬在精神深处的皎洁明月,早已照彻了他们的心性。他们行走在尘世间,眼神是慈祥的,脸色是和蔼的,腰身是谦恭的,心底是平和的,灵魂是宁静的——这正是朱亚平给我的感觉。





免责声明:
  本信息内容由朱普生伤骨科研究所提供及维护,涉及转载内容均注明出处,转载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。

[打印本页]    [关闭窗口]  
版权所有:朱普生伤骨科研究所
门诊时间:每周一至周六 上午8:00-11:00
地址:常州市中山路102号  电话:0519-86801010